您的位置: 杭州资讯网 > 科技

新能源车主几家欢乐几家愁感受特别策划难点

发布时间:2019-11-19 11:20:46

新能源车主:几家欢乐几家愁(感受·特别策划·难点热点在身边)

伊然住在西城区国家京剧院附近一个小区,这里寸土寸金,停车位十分紧张,根本不具备安装私人充电桩的条件。充电桩的主人叫王铁铮,作为北京新能源汽车的“先锋”车主,一年多来,王铁铮已经充分体验到了新能源汽车低成本、低能耗的“魅力”。

王铁铮正在自家的车位上为电动车充电。

本报 贺 勇摄

编者按:6月1日起,北京市核发号牌的纯电动小客车不受工作日高峰时段区域限行措施限制。从购车补贴到购置税减免,从单独摇号到取消尾号限行,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扶持力度层层加码。新能源汽车使用感受究竟如何?请听车主的心声。

伊 然

每天为充电奋斗的“游击队长”

相对去年2月新能源车摇号政策实施后的“先锋”车主,2013年底提车的伊然更习惯称自己为“先烈”车主。“这批车主共有126名,是更早吃螃蟹的人,对买了车没地儿充电的难题有着切身的体会。”由于到处充电和蹭电,去年10月,伊然还被北汽新能源授予了“游击队长”的称号。

伊然住在西城区国家京剧院附近一个小区,这里寸土寸金,停车位十分紧张,根本不具备安装私人充电桩的条件。私人充电桩进小区受阻,那么公共充电桩能否解伊然的燃眉之急?“当时,能查询到的公共充电桩仅有4处,分别位于清华科技园、北京理工大学、四季青路和南三环中路。”

实际上,清华科技园、北京理工大学的充电桩是一家租车公司建的。“清华科技园经常不让进,北理工那个倒是没人管,不过充电桩经常是坏的!”而四季青路和南三环中路的充电桩分别归属于北京科学技术委员会和北京市电力科学研究院,压根不对外。为了充电,伊然晚上把车放在北理工,早晨再坐地铁去取车,然后开车上班,实在太折腾了!

为了充电,伊然成为了“飞线”一族,就是从自家窗户飞一根电线下去,为停在楼下的电动车充电。家住5楼的伊然准备了长达37米的一根电线,但由于不能保证每天把车停在自家楼下,有时还得停在小区外,伊然总共准备了四根电线,全部接起来长60多米。

“不怕漏电吗?”注意到,躺在地上的电线因为车辆碾压已局部破损,但伊然胸有成竹:“有问题就自动跳闸了。”原来,充电线路上安装了“飞线控制器”,一旦充电插头从电动车上脱落,或者电线被人切断,线路就会自动断电,防止出现事故。

由于同病相怜的经历,许多车主组织了各种群,在“吐槽”的同时也分享经验。“这个‘飞线控制器’就是大家提出想法,现在大家都在用。”伊然说。

尽管有了“飞线控制器”,伊然还是觉得非常麻烦。“不说别的,光是收线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由于充电电流大,电线有小拇指粗细,总重量十分可观。“百八十斤不好说,五六十斤总是有的。”没办法,伊然又打起了单位的主意。

伊然供职的单位位于东城区安定里附近,从一楼引线出来充电就方便多了。但是单位无法安装固定充电桩,没有独立电表,自然也没法交钱,伊然同另外两名电动车主每天心情忐忑地在单位蹭电,如果单位那天不让充电了,他可就彻底“没电”了。

“别看现在说市区已建成5公里充电络,实际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伊然解释说,在已建成的1500个公用充电桩中,有不少都是4S店的,有的4S店态度还行,有的根本不对外。

尽管充电很难,但伊然仍然暗自庆幸自己的车还没有在路上趴窝的经历。“一次,一个朋友冬天驾车去延庆,由于温度低,再加上跑高速电量消耗快,刚到延庆就没电了,给折腾得够呛!”

对近期政府出台的免征车船税、不受尾号限行影响等政策,伊然表示,看得出北京为促进新能源汽车发展“不遗余力”,但最重要的是要解决充电难。“电动车发展的瓶颈就在充电桩上!”伊然说,只有充电设施完善了,消费者内心才会接受。

近期北京市公布了开始收取充电服务费的政策,很多车主都表示不满,但伊然认为是件好事,电费是国家电收取的,而国家电没有安桩的动力。收费以后,第三方企业就更愿意进入充电桩市场。桩多了,车就更容易卖,车的价格也就下来了,就没有人计较那几毛钱充电服务费了。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王铁铮

省油、省钱、省事!

在北京市大兴区旧宫街道育龙家园小区8号楼前,立着一个简易“亭”,别看这个小亭子不起眼,它其实是北京实施新能源车摇号政策以来安装的第一根私人充电桩。

充电桩的主人叫王铁铮,作为北京新能源汽车的“先锋”车主,一年多来,王铁铮已经充分体验到了新能源汽车低成本、低能耗的“魅力”。“最大的感受是省油(根本不需要)、省钱、省事。”王铁铮半开玩笑地说。

去年2月26日,北京首次实施新能源车摇号。由于申请人数少于配置指标数,1428名申请人全部获得新能源汽车配置指标。3月2日,获得指标的王铁铮从北汽全福源4S店工作人员手中接过钥匙,成为北京市摇号购买新能源汽车的“第一人”。

从事运载火箭相关技术工作的王铁铮,家里已经有一辆汽油车,为了添置第二辆车摇号摇了近两年。在新能源车单独摇号的政策发布后,他在1月份就退出了普通车摇号池转而申请新能源车号牌。

“估计摇号难度会小很多,但没想到能全部中签。”他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打算将这辆新车作为主要的代步车,因为自己上下班行驶距离也就二三十公里,完全不用考虑续航里程的问题。

提车第二天,负责充电桩安装的工作人员来到王铁铮居住的育龙家园勘察地形,与小区物业进行了沟通,小区物业也很支持这个事。

家住9号楼的王铁铮,车位在8号楼前,配电箱距离车位只有短短数米。惟一的麻烦是走线。从配电箱取电,必须凿开8号楼住户的外墙,把线埋进去再从屋檐绕下来埋入地下,这样势必要对邻居家的墙面造成损坏。想不到邻居开明地表示,他本人也支持新能源汽车。只需施工时注意安全,完工后把墙面恢复即可。

3月6日,充电桩安装完成,王铁铮高高兴兴地开着车子出门跑了一圈。“刚开时有些不适应,汽车启动很安静,如果不看仪表盘,根本就意识不到汽车已经发动。行驶时加速很快,没有汽油车的换挡加速以及顿挫感,很平顺,车里非常安静。”

目前小区居民的私人充电桩电价执行的是居民用电价格,每度不到5毛钱,按百公里消耗15度电计算,每公里成本不到8分钱;同样一辆汽油车,按百公里消耗7.5升油计算,即便近期油价较低每公里成本也将近5毛钱。

过去开汽油车,每5000公里保养一次,需要更换机油机滤等零配件,而王铁铮的新能源车电机终身免维保、无变速箱保养,相比燃油车,每年又可省下近3000元保养费。

“开电动车划算多了!”王铁铮越来越喜欢开电动车,一年下来,王铁铮的里程表显示跑了37000公里,这个数字比一般的私家车主的里程数大得多,而家里那辆汽油车已经退居“二线”,一年跑了不到3000公里。

《 人民 》( 2015年06月01日 10 版)

延伸阅读

电子产品制造设备
海林美食网
花莲小说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