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资讯网 > 娱乐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八百五十五章 来访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8:03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八百五十五章 来访

虽说伊萝一家人把自己的老宅子都烧了,可是毕竟是西博城的权贵,自然是留有后路,单单是在西博城内的府邸,便有三处。

之前之所谓委身破庙中,不过是为了制造被人追杀的假象。

回到西博城后,伊萝就把过去那些下人又重新招了回来,当然了,那些重新找回来的下人,大部分都是亲信,即便当初遣散的时候,也让他们帮忙留意西博城内的动静。

至于说家中的四个孩子先后遭到‘谋杀’,那也不过是为了骗人,如今已经没这个必要了,所以自然也不需要再遮遮掩掩。

“主母,您回来就好了,不知道那件事……”管家名叫兴泰,随兴家的姓氏。

管家躬身在伊萝的面前,他为兴家服务了几十年,前后历经三代,对兴家有着不小的贡献。

就算是伊萝,在管家的面前,也要尊称一声泰伯。

而他也是唯一知道计划的人,即便是伊萝先前带着孩子离开西博城的时候,也是由泰伯负责管理那些亲信下人。

“已经解决了,不用担心,对了,你打听一下,最近一段时间,西博城有什么事情发生。”

“主母,您要打听哪个方面的消息?”泰伯问道。

“比如说有什么陌生人,或者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我现在也没有头绪,所以有什么消息都可以,你也帮着我分析一下。”伊萝说道。

“要说陌生人,最近一个月因为九烈军团兵临城下,所以来往西博城的人不多,只有一个商队来过西博城,就是那个有名的大商人阿布,他还把原本大蟒王的郡王府卖掉了,也是个陌生人。”

“嗯

?大蟒王的郡王府卖掉了?你可知道那个人是什么来历?”

“那郡王府现在的主人,我倒是没打听到是什么来历,不过与他家中的管家倒是有碰上过几次。”

“你碰上过他们家的管家?”伊萝皱了皱眉头:“是你去找的他?还是他找的你?”

“是遇到的,他们家管家经常坐老宅那条街的茶馆里喝茶……等等……主母,他莫不是是在监视我们家吧?”

泰伯原本还没放心上,可是被伊萝这么一提醒,倒是让他产生了怀疑。

之前几次都遇到过那个叫做阿吉的管家,原本大家都是同行,所以有聊过几次。

泰伯也没怎么怀疑阿吉,现在回想起来,倒是有几分蹊跷。

“主母,我现在就找人去监视那个府邸。”

“不用去了。”伊萝摇了摇头。

如果那个府邸的主人就是那个万人敌的话,现在最稳妥的方法就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更不能去试探或者冒犯对方,不然的话,他们一家人真的要死无全尸了。

“母亲,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们应该主动一点。”这时候兴茂开口道。

“主动一点?如果对方有恶意的话,我们不是羊入虎口?”

“如果对方真有恶意,您觉得我们能跑的掉吗?”

伊萝沉默了,兴铃叫囔道:“大不了一家人死一起。”

兴茂白了眼自己的姐姐:“你想死,小弟小妹可不想死。”

“兴茂,你说说你的想法。”

“现在我们还不确定,郡王府现在的主人,是不是那个人,其次,就算他是那个人,我觉得很大的几率是他没有恶意,而我猜测,他的管家在监视我们的老宅,是为了给他的主人传消息,而我们家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不就是这破石板吗……”

“什么破石板,这是我们兴家家族传承。”

“是,对我们家来说至关重要,可是对那个人来说,这东西的价值有多大?若说我们家有什么地方比的过他,那就是我们的家产了,可是以那个人的身份,恐怕根本就不屑于用下三滥的手段巧取豪夺吧,只要他吭一声,恐怕各国王族都会前赴后继的前来参拜,献上无尽的财富,所以说,我们家根本就没有值得他图谋的东西,所以我才会猜测他对我们家没有恶意,如果我们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那还好说,可是既然已经猜到对方的身份了,那么还装作不知道,那对他就太不尊敬了。”

“可是我们现在还不肯定郡王府现在的主人,是不是那个人。”

“不管是不是,我们都应该主动一点。”

“如果不是那个人,我们就去那郡王府走一圈,正好看看对方的管家监视我们家是什么目的,如果是那个人,那么也可以顺便感谢一下他的帮助,同时表明我们的态度,最好是结个善缘,将来我们家若是再遇到麻烦,恐怕还要再求助于他。”

“那好,泰伯,你准备一些礼物,我亲自去那郡王府一趟。”

“娘,还是我去吧。”兴茂连忙说道。

自己母亲什么性格,兴茂再清楚不过,如果让她去,指不定真要把那个人激怒了。

至于自己的大姐,与母亲一个性子,所以绝对不能让她们去与那个人接触。

不多时,泰伯就准备好了一些礼物,兴茂让泰伯赶着马车,前往郡王府。

兴茂不是第一次来,不过如今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不管是这座郡王府,还是兴家。

依旧是高墙红砖,却已经没了往日的鲜衣怒马,整个街道都显得有些冷清。

过去大蟒王在的时候,这条街上从不缺少门客,如今却是冰冷的有些寂寥。

曾经的辉煌,早已烟消云散,曾经的浮华都已化作尘土。

兴茂这段时间,对此尤为感触。

过去兴茂很少会去动脑子,可是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他却看尽冷暖。

他成了家里唯一成年的男丁,让他不得不为家族的生存而费尽心思。

“泰伯,去叫门。”

泰伯上前去,拍了拍大门:“有人在家吗?”

不多时门开了,阿吉从里面看了眼泰伯,然后又看了眼后面的兴茂。

“两位这是?”

“在下兴茂,是来拜访贵主人的,还请劳烦通传一声。”

“稍候,小人这就去通传。”

说罢,大门又合上了,兴茂对泰伯道:“泰伯,帮我将车上的东西都搬下来。”

泰伯准备的礼物不少,有些还比较贵重。

过了半饷的时间,大门又开了,这次是完全的打开。

“主人请兴家少爷进去,兴少爷,请随小人来。”

兴茂跟在阿吉的身后,不同于外面的冷清,在这府邸之内,倒是多了几分生机。

沿途的下人不少,而且脸上都带着轻松的心情,没有外界那种刚刚经历过战乱的恐慌与不安。

“主人,兴少爷来了。”

兴茂步入大厅,看到白晨正翘着腿,颇为散漫的坐姿,让人很难去将他与一个绝世强者联系在一起。

“在下兴家兴茂,见过先生,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请坐。”

“在先生面前,在下不敢失礼。”

“坐吧,我这里也没那么多规矩,我向来不喜欢拘束,也不喜欢那些陈规陋习,你若是这么的正襟危坐,我反而不习惯。”

兴茂只能坐下,白晨提起茶壶,给兴茂盛满。

白晨亲自给他盛茶,他反而不敢去喝。

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思绪,兴茂开口道:“先生可知道在下此番来意?”

“是想打探我的目的?探查我是否有恶意?”

“在下不敢,在下知道先生没有恶意。”

“你父亲在最后那一战的时候,委托我照顾你们孤儿寡母,既然我答应下来,便会尽心尽力,不过你们如果跑出西博城,这就麻烦了,我可不想整日跟在你们的身后,所以你们还是留在西博城吧。”

“是,先生。”

“以后你们有什么麻烦无法解决的,只要差遣人过来吱一声即可。”

“敢问先生,那西博城破城之后,九烈军团全军覆没,可是先生下的手?”

“是我干的。”

“先生……您为何不在破城之前出手?”

“你父亲当时也希望我出手,可是我不想插手两国的战争,不管是罗邺国还是白炽国,都与我无关。”

“可是先生最后还是出手了。”

“我出手是因为那个凤罗不听话,对于不听话的人,我向来会报以颜色。”

兴茂叹了口气,你若是早些出手,我父亲便不会死。

可惜,这句话他不敢说出口,不管怎么说,白晨也是救了他们一家人的性命。

而且他也说了,他与两国并无关系,对方凭什么帮自己父亲守城。

“在下还带了一些小礼,还请先生笑纳。”

“东西带来了就留下吧,不过下次别带礼物来了,以后我要是去你家中窜门,也不会带礼物的,实在太麻烦了。”

兴茂苦笑,这人的性格还真古怪,如果单从对方的言谈举止来看,根本就看不出对方会是一个绝世强者。

可是那十几万九烈军团的尸体,却已经足以证明了他的可怕。

古往今来,从来没有人能够以一己之力,屠戮十余万人。

那可十几万人啊!这可是恒古未有的战绩。

如此强者,放在任何一个国家,恐怕都能获得无上地位。

“先生,与这府邸的前主人,可有什么关系?”

“没有,只不过是恰好买了这个府邸而已。”

“那先生来西博城,可有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事,就是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能报医保吗
杭州维多利亚医疗美容医院程健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在什么地方
杭州维多利亚医疗美容医院方叶琴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手术价格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