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资讯网 > 星座

澳大利亞礦業暴利稅計劃引發官商紛爭

发布时间:2019-11-09 06:05:49

澳大利亚矿业暴利税计划引发官商纷争

6月24日,陆克文丢掉澳大利亚总理职位,成为澳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总理舆论普遍认为,他提出的向矿业企业征40%资源超额利润税(又被称为暴利税)计划是导致他下台的主要原因过去2个月来,关于这一计划的争议已经导致数个矿业项目暂停在这个采矿业作为经济支柱的国家,势力强大的矿业企业与政府展开角逐受到这场角逐影响的不仅仅是陆克文,还有靠土地生活的农民和在矿场谋生的矿工

煤矿不断扩张

小镇正在消失

格伦·布特尔住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阿克兰镇5年前,新希望煤业公司的一名代表来拜访他起初,他还耐心地听布特尔谈论了对增加煤矿开采的担心,但最后他提到了这次拜访的真正目的:想买下布特尔的房子和土地“我告诉他,我的土地是我灵魂的一部分,”57岁的布特尔回忆说,“他很快离开了”

新希望煤业公司从2002年开始在阿克兰镇以北数公里的地方进行露天煤矿开采活动,并承诺会为这里带来繁荣之后的几年间,阿克兰的确发生了变化,当地居民开始拥有了医生、律师等,商业开始繁荣

从2005年开始,新希望煤业公司开始扩张,公司的代表们逐一拜访了布特尔的邻居,并买下了他们的房子和土地人们看到另一种变化,土地被煤矿蚕食,学校被迫关闭、树木被大片砍伐

新希望煤业公司没有就此停止,2009年,他们再度向政府申请在阿克兰镇里开辟一块新的露天煤矿

61岁的斯蒂文·特纳这一次不再坚持,把房子和地卖给了新希望煤业公司“他们终究会得到开矿许可,我们得面对现实,”特纳无奈地说他只得到了19.5万澳元(1澳元约合人民币5.78元),要重新安置他还需要2.6万澳元

邻居纷纷卖掉土地搬走后,布特尔成了小镇最后一个拥有私人土地的业主大量的煤炭被运到这里,有着120年历史的阿克兰镇正在迅速消失而新希望煤业公司的律师正威胁早晚要把布特尔这颗“钉子”拔掉

矿业利润剧增

政府要改税制

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丰富,近年来,为了满足亚洲经济崛起对矿产资源的需求,澳大利亚矿业企业飞速发展在澳大利亚证交所上市股票中,每三只股票中就有一只是采矿行业的在澳大利亚出口产品中,有35%是矿产资源

以昆士兰州为例,几年前,该州大多数矿业企业还主要是在人烟稀少的北部和中部开采近年来,矿业企业都纷纷探寻更多的矿产储藏,或者对现有的开采活动进行扩张阿克兰镇正是被矿业企业蚕食的典型例子之一

环境学者德鲁·哈顿表示,数十年来,人们对矿业开采并没有给予重视,但现在,澳大利亚人开始担心煤矿开采对环境和食物供给带来的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阿克兰镇和布特尔的命运引起了舆论的重视

今年5月初,澳大利亚政府公布了对资源税进行重新审查的计划政府指出,澳矿业企业在矿产买卖中的巨额收益与他们所缴的税收严重不相称官方数据显示,过去10年间,澳大利亚矿业利润飙升800亿澳元,而同期政府矿业税收仅增加90亿澳元

澳政府提出了新计划,拟用高达40%的暴利税取代现有的采矿权使用费澳大利亚政府将暴利税定义为“从资源的开采和销售中获得的、超过投资者满意程度回报的那部分净利润中征税”

企业反对新政

广告拉拢选民

计划一经宣布就引起了澳大利亚矿业企业的强烈反对为了争取选民,澳大利亚政府和矿业企业围绕计划的“广告宣传战”也由此展开

澳大利亚政府称,矿业暴利税开征可以增加财政收入,降低全部行业的整体企业税率,有助于小企业发展、增加养老金和基础设施投资,实现更平衡的经济发展

矿业企业则试图通过广告告诉选民矿业暴利税一旦开征,就会使澳大利亚的资源行业失去竞争力澳大利亚矿业协会表示,一旦矿业暴利税开征,加上现有的矿产开采权使用费,该国矿业企业的税率将达到58%,成为世界之最

此外,矿业企业还宣称,暴利税将扼杀就业机会、伤害经济发展几家矿业企业甚至威胁终止新项目,将资金转投别处6月初,全球矿业巨头Xstrata公司宣布暂停对昆士兰州的5.86亿美元投资该公司称,暂停投资将导致该州损失至少3000个就业机会

矿业大亨安德鲁·弗雷斯特表示,征收暴利税是在对那些在澳开发矿产资源的企业进行不公正的惩罚

农民担心没地

矿工担心失业

面对两种说法,澳大利亚民众则怀着复杂的情绪

澳大利亚农民是矿业暴利税的支持群体之一他们认为,矿业开采伤害了其他产业,他们尤其担心新增的矿场可能会污染水源、毁坏农业用地此外,矿业暴利税的支持者还指出,由于矿业企业的薪酬较高,这导致了劳动力资源流向矿业企业,从而抬高了其他行业的人力成本

然而,在全球经济前景尚不明朗的大背景下,矿业企业所打的“就业牌”产生了效果事实上,布特尔本人也在一家金矿企业工作,对于政府提出的暴利税计划,布特尔并不支持他说,他从未发表过任何反对煤炭行业的言论,而他之所以会成为阿克兰镇的最后一位居民只不过是因为他舍不得这个地方

来自矿业企业的舆论攻势严重拖累了前总理陆克文的支持率,迫使此前曾表态不受矿业企业“威胁”的陆克文不得不迫于执政党内部的压力在上周辞去了总理职务

新官接手僵局

谈判难获进展

6月25日,朱莉娅·吉拉德继任澳大利亚总理在上任第一天,吉拉德就发出“和解”信号,她宣布,政府首要任务是结束矿业暴利税产生的纷争吉拉德对征收矿业暴利税表示了支持,但是她暗示可能会作出妥协

澳大利亚矿业企业欣然接受了新总理伸出的“橄榄枝”,澳政府和矿业企业的“广告宣传战”也暂时偃旗息鼓政府还同意与矿业企业举行深入谈判矿业企业要求吉拉德履行承诺,进行“有意义”的谈判,并对矿业暴利税征收计划进行“真正的”修改“我们没兴趣进行冗长的谈判为了矿产行业和国家的经济利益,矿业暴利税问题必须尽快、无条件地解决,只要关于矿业暴利税的争论持续一天,国家的经济就会多受一天损害”澳大利亚矿业协会主席米奇·胡克说

然而,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澳大利亚副总理韦恩·斯旺在6月30日晚些时候宣布,政府与矿业人士在谈判中没能就征收暴利税计划达成一致

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政府向矿业企业提出了一份妥协计划,新计划中,政府保留了原有的40%的税率,但会减少税收对现有项目的影响当天,吉拉德政府并没有公布谈判细节

媒体此前预计,如果暴利税谈判本周无法取得进展,政府和企业间的“广告大战”将会重新爆发

云南生物谷
小儿咳嗽有痰专用药有哪些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