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资讯网 > 星座

魔装 第二五九章 上门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3:20

魔装 第二五九章 上门

正午,宝蓝匆匆走进后院,对苏唐低声说道:“先生,山下有一些人,说是要上山见您。”

“什么人?”苏唐一愣。

“别的我不知道,但包贝说,其中一个人应该是天机楼的谷大先生。”宝蓝道:“她去天机楼发布任务的时候见过。”

“谷大先生?”苏唐沉吟片刻,微笑起来:“来客人了啊,顾大师呢?”

“他应该还在那边研制药液。”宝蓝道。

“让人去告诉他一声。”苏唐站起身:“他们有多少人?”

“二十二个。”宝蓝道。

“请他们进来吧。”

“妈妈,有客人呀?我也要去”小不点叫道,她越来越有大小姐的觉悟了。

“你呆在这里。”苏唐摇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小不点见到外人

当苏唐走到前堂的时候,顾随风也到了,他知道谷大先生来访是大事,研制药液可以回头再搞,苏唐身边怎么也需要几个帮腔的。

片刻,四个人先后走进前堂,走在前面的两个都是老者,左首位的身穿淡灰色长衫,须发斑白,身材瘦削,眉眼开合间精光四射,右首位的老者身体粗壮,头顶半秃,气势雄浑;后面左首位的身体有些发福,背有些驼,留着长长的银须,右首位的看不出年纪,肤色黝黑,身体非常魁梧,脸上布满刀刻般的皱纹,如果只是看他的皱纹,应该在七、八十左右,但走起路来却又是龙行虎步,显得非常年轻。

“老夫天机楼谷盛辉,这位就是苏先生吧?”前排左首位的老者扫视一圈,视线落在苏唐身上,笑眯眯的说道:“幸会幸会。”

“原来是谷大先生,谷大先生能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苏唐笑道:“这几位又是……”

“冒昧打扰,还请苏先生见谅。”谷盛辉把姿态放得很低,一点都没有倚老卖老,随后介绍道:“这位是陈家的陈羽芝,这位是丁家的丁一星,这位是怒海团的大当家计好好。”

苏唐心中微惊,四家的掌事者都来了?好大的阵仗而且他感应不到灵力波动,岳十一从多方探听到的消息里,只有天机楼的谷大先生和陈家的家主陈羽芝是大宗师,眼前的情况证明丁一星和计好好已经到了宗师巅峰境界,距离大宗师只有一步之遥了,否则不可能控制自己的灵力波动。

“各位请。”苏唐笑着向一边让开。

走进前堂,分宾主落座,众人先是简单寒暄了几句,不外是问苏唐从什么地方来,对暗月城的气候适应不适应,有没有什么难处,需要不需要帮忙等等,而且话题都很浅,一沾就走,回避深入,比如说只是问苏唐从什么地方来,没问苏唐的师门,也没问苏唐会是长住还是短住。

气氛倒是很融洽,等到梅妃出来倒茶时,他们终于表现出了心理上的一些小漏洞。

有人给他们倒茶水,总应该看上一眼的,这才自然,客座上的四个人虽然谈笑风生、意态自如,但都控制自己的视线,没有向梅妃那边转动,这就有些一丝欲盖弥彰的味道,想来他们都知道梅妃的身份,心情也不象他们表现出的那样轻松。

而且,他们带着二十多个随从,却都留在山下,应该是不想让苏唐感受到压力,态度上也充满善意,再想想岳十一所说的,那位谷大少往日的做派,苏唐觉得很有意思。

这好像是一种常态,打江山的和坐享其成的,为人处世的风格大都迥然不同,谷大少平时神奇得很,总是端出鼻孔朝天的架势,似乎天下英雄俱不放在眼中,和眼前如邻家长者般的谷大先生相比,差距太大了。

倒过茶水,梅妃站到了苏唐身后,低着头,她的表现无可挑剔,很称职的小侍女。

苏唐于咳一声,他不想继续绕圈子,准备直入正题了:“几位前辈联袂光临寒舍,应该是有要事吧?”

听到这句话,客座上的几个人对视一眼,谷盛辉顿了顿,开口缓缓说道:“千奇峰竟然滋生出灵脉……这是苏先生的幸事,也是我暗月城的大幸事”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陈羽芝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如果海对岸的惊涛城知道我们有了灵脉,他们又会作何想法?”

“他们又能作何想法?”谷盛辉一笑:“我们没有灵脉时,他们奈何不了我们,现在有了灵脉,他们更奈何不了我们。”

“谷兄,千万不能大意”陈羽芝道:“惊涛城其他人尚不足虑,唯有薛家……轻易惹不得。”

现在,步入了谷盛辉和陈羽芝相互问答的古怪阶段,而且在他们说话间,总要缓上片刻,似乎在等别人接话,不过在谷盛辉开口后,苏唐已立即明白了谷盛辉的意图,抱着看戏的心态,微笑不语,而丁一星一直捧着茶杯发呆,好像能把茶水看出花来,那位计好好大马金刀端坐不动,连眼睛都不眨,象雕塑一般。

尤其是最后一句,本应该由苏唐接话的,他们和惊涛城明争暗斗了那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薛家的来历?可苏唐就是不说话。

“这几十年也没见那薛家出过什么风头啊?”谷盛辉皱眉道。

“谷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陈羽芝摇头道:“惊涛城的薛家,是上京城薛家的分支,如果谷兄没听说过上京薛,总该听说过九祖吧?”

“蓬山薛九?”谷盛辉当即就是一惊。

“不错,上京薛的依仗正是蓬山薛九”陈羽芝道:“薛九早早投在贺兰圣座门下,去年贺兰圣座打上蓬山、力压众圣,那薛九自然也得到了大甜头,不要说你我之辈,就算是那些大尊,在薛九面前也要退让三分。”

陈羽芝揭开薛家的后台时,丁一星不再继续盯着茶水了,眼角瞥向苏唐,如雕像般的计好好也侧过头,谷盛辉和陈羽芝的视线同样落在了苏唐身上。

如果用别人来吓唬苏唐,苏唐可能会有几分顾忌,把薛九当成大旗,苏唐的感觉就有些古怪了,回想着刚刚离开小林堡时的那段时光,苏唐突然笑出了声。

辽宁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蚌埠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荆门治疗宫颈炎费用
辽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蚌埠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