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资讯网 > 时尚

历史的尘埃 信(下)

发布时间:2019-09-24 16:36:03

历史的尘埃 信(下)

“这是因为有了**。一旦有了**,就连高贵的死灵公会都会堕入凡尘,变得和普通人一样脆弱。现在的公会早已不是以前的公会了,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死灵公会存在的真正意义,这里已经成为一群自以为是的魔法师们聚集着谋取私利的组织。但是这也是难免的,只要是人一旦活着就会有**。说到底。无论是什么人,不过都是被他自己体内的**所驱动着活在这世间。无论是人做什么,想什么,追根溯源之下都不过两个字,**。那是人的动力之源,也是痛苦和脆弱之源。”

“看来你在这里呆得并不难受。我还一直担心你是不是因为困在这里而很痛苦呢。”侯爵看着巫妖淡淡一笑。

巫妖的脸没有丝毫的动弹,只是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间发出:“人从一出生开始,伴随着**的就是痛苦。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痛苦这个概念,因为我早就连**也没有了。”

“没有**,那你所做的一切又都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相信。我相信我所做的一切,我相信我的目标终究会实现。”巫妖还是如同一尊雕像一样没有动,难听的声音仿佛是这斗室自己所发出的。“我相信命运。”

“可惜你现在已经什么也做不了了

历史的尘埃  信(下)

,你还相信吗?”

“相信。我相信会发生的则一定会发生,命中注定的永远不会改变。”巫妖眼眶中的饿一双鬼火闪了闪,落在了侯爵的脸上。“你呢,你所做的一切又都是因为什么呢?把我封印在这个地方,煞费苦心地当上代理公会长,我知道这些并不是因为你自己的**。告诉我,你为了什么?”

侯爵看着巫妖。他那张脸虽然年过四十但依然是俊逸,眼睛深处的神采依然可以迷倒任何女人。而维德妮娜那张脸上则全是枯死的筋肉,眼眶中滚动着的鬼火可以让胆子稍小些的人无法逼视。这两张迥然不同的脸和眼神却默默地对在了一起,相对无言,却仿佛又有种奇怪的默契。

侯爵注视了巫妖半晌,才开口淡淡说:“我这样做的原因就是要你知道,你所相信地都是错的。”

巫妖也默然了半晌,这才是发出一阵难听的笑声。说:“真是辛苦你了。但是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你不是在阻止我,你是在阻止阿基马德阁下地预言……”

“可惜除你之外没有任何人希望那个预言真的实现,否则你也不会被大家困在这里了。”

“都是徒劳……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是徒劳。我根本不担心。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

侯爵长叹一声:“你为什么总是要把你目光看在那遥不可及地地方……”

“那你为什么又要总是把目光看在我身上呢?”巫妖反问。

沉默半晌之后。侯爵才开口:“因为我寂寞。”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再也不是那种带着沧桑的磁性和活力,充满了醉人的魅力的男声了。里面全是枯燥。干涩,疲倦,和他这个风流倜傥出入万花丛中高堂大庙的绝代才子的身份完全不符,而像一个在旱地上耕种了一辈子的老农在叹息。

“很多时候我真地很羡慕那些平凡朴实的人,或者是那些被**驱使的人,在他们的眼中世界总是那么简单,简单得就是一些单纯的符号。而单纯,就是实在,就是感觉可以完全握在手中。虽然事实上不可能,但是只是那种感觉就足够了。而我却没有这个感觉,我只感觉到寂寞……直到遇到了你,我从你身上同样看到了和这世界完全不能融合的东西。而你又是那么地美丽,聪慧,甚至让我也感觉到不如。我不注视着你,我还能注视谁呢?”

巫妖淡淡地回答:“那真是辛苦你了。”

侯爵苦笑:“你却没注视过我……不,你是没注视过任何人。任何事。在你眼中除了那高不可攀的梦想,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了。”

沉默了一会之后,巫妖才淡淡回答:“因为我没你那么勇敢,明知道这个世界的丑陋和无聊却还能在里面生活。除了超越这个丑陋无聊的世界,我无事可做。”

“曾经我的理想就是要把你从飞向梦想的半空中拉下来。拉入我的怀中,但是我失败了。当我有所察觉的时候你已经飞得太高……所以……现在除了阻止你之外,我也无事可做,何况你地梦想对这整个大陆来说,也许是彻底的灭顶之灾……”

一阵像一群垂死的狼在抽泣的笑声从巫妖的喉咙中传出,那由骨骼和干枯的经络构成的脖子都因为输出的气流太多而颤抖:“一个被这世界并不认同的浪荡子,在漆黑之星下发过誓言的死灵法惠赐师,居然会以拯救这个早将他视为怪物的世界为目标。这个笑话是我听过最好笑的……”她的笑声一歇。“但是也最不好笑的。你忘记了么?身为死灵法师,在漆黑之星前发过誓言是必须遵循阿基马德阁下的意愿……”

“每个人对阿基巴德所留下的预言的理解都不相同。只要漆黑之星没有真正地破土,每个死灵法师都有自己行动的自由,这其实也是公会中那些家伙反对你的原因。”

“那些早已经被利益和权势熏得忘记了一切的家伙们,他们以为把我困在这里就万事大吉么?没有用的,该发生的尽早都会发生,命运的齿轮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我虽然在这里,但是自然有其他人帮我在外面推动着一切。”

“你是说你悄悄新收的那个学生么?那你又知不知道,他其实就是……”

“你的儿子。我早知道了。山特老师的手艺是无可挑剔的,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出他身上的你的气味。特别是那种练习过真实之冥想的感觉,你以为我连这个都察觉不到么?山德鲁自然不会传授这个给他,想必就是你去从山德鲁那里偷来的。你胆子可不小,连我都不敢打这东西的主意,你倒是去偷了出来。”

侯爵的脸上微微有人些诧异的神色,说:“那你还是收了他为徒弟?你就不怕我是故意让他来向你学习的?”

“能够进入笛雅谷,有资格在漆黑之星面前立下誓言的人,怎么又会是轻易被人指使的人?而如果你真要指使他来向我学习,又怎么会事先把从山德鲁那里偷来的真实之冥想给他练习?我看你大概也是后来才知道悄悄拜我做老师的吧?”

“不,我早有让他做你的学生这个想法。但是之前一时大意让他先练习了我从山德鲁先生那里偷来的真实之冥想,我正头痛到底应该如何隐瞒这事,当时又忙于其他事务而忘了和他说说关于你的事。后来当我发现他居然瞒着其他公会成员悄悄进出这个冥想室的时候我很是吃惊,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这是个勤奋的好孩子,天赋也不错,关键是我能够从他眼中看出我们两个都没有的东西-**。所以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教给了他,然后让他在外面帮我带点消息,做点事。他几天前来匆匆对我报告说他要去爱恩法斯特,呵呵,看来会很有趣……”

“你把他当作你的棋子?”侯爵的声音有些不自然。“你知道他是我和谁的孩子吗?”

“谁的都无所谓,不关我的事。”巫妖淡淡回答。“应该会发生的,自然就会发生。”

“我再一次告诉你,你所相信的都是错的。现在我就去证明给你看。侯爵转身朝通道外走去。

“无所谓。你相信你的,我相信我的……”巫妖嘶哑的声音在冥想室中回荡,久久不曾散去。

走出冥想室不远之后,侯爵遇到了正赶来找他的诺波利诺特,他手中拿着一张书信,那是死灵法师们用以互相传递紧急信息所使用的。

“尊敬的贾维主教传来的紧急消息,看来他是想要我们出手帮忙……”

“哦?”侯爵一怔。

爱恩法斯特王都,圣骑士团总部中。

罗得哈特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个据说有绝密军机要汇报的神秘客人把面具取下,露出那张熟悉无比的脸。

“是你?你怎么回王都了?”罗得哈特满脸的惊喜之色,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像是看到一个久违的朋友的小孩子。

“自然是有重要的事了。”阿萨微笑。只是从这个如孩童般天真的神色上就可以看出这个朋友在他面前似乎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你的帮忙。”

“没有问题,有什么事你就说吧。”罗得哈特很肯定地点头。

虽然现在看到的是这个朋友纯真的一面,但是阿萨对于他一定可以胜任这个忙却有绝对的信心,他于是说:“这事不只是对我,对你,对整个爱恩法斯特都非常地重要……”

吉安治疗阴道炎方法
宿迁白癜风医院
漳州好的男科医院
北京华博医院手术价格表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怎样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