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资讯网 > 时尚

天纹帝君第69章无耻的要求

发布时间:2019-11-19 18:28:52

天纹帝君 第69章 无耻的要求

贺惊羽真想下去揍他一顿。

但看到他那个狼狈的模样,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从石阶上缓缓走下来,走到他的身边,俯下身子看着他猪头一样的脸,问道:“你是个变太么?喜欢这种玩法,要不晚上我给你弄两个蜡烛加一条皮鞭玩玩?”

此时贺惊云肌肉浮肿,喉咙里几乎难以发出声音,听着贺惊羽的话只能苦苦一笑,无法回答。

不,此时他就算想要苦苦一笑,都无法做到。

因为他的脸上肌肉浮肿,眼睛都快挤到一块去了。

从数千米高的石阶上滚下来,这如果放到正常人的身上,尸体都变成八瓣了,饶是他身体强横,也受不了。

贺惊羽无奈,只好再次抱起他,撑开翅膀朝山上飞去。

贺惊云躺在床上,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不但身上的衣衫被折磨的几乎寸缕不存,皮肤上面一块块的青紫之色,就连他的内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当然,他不是为了滚着玩,而是为了提高修为,为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了早日变成强者,为了寻找父亲与小月。

他不得不这么做!

只要能增加修为,受点苦挨点痛算什么?

身上的伤势渐起,命纹闪现,终于再次活动,其中最为精纯的元力如同流水一样从其中流出,通过主纹输送到全身各处,然后滋养身体、修复受伤的组织。

最开始的时候,他主纹尚未生长,命纹反补的时候只能靠着肌肉传递和运转《晋典》,现在,几乎不用运功就可以通过主纹将营养送到全身各处。

即便这样,他还是没闲着,闭上眼运转《晋典》中的修炼法门,辅助主纹一起更为快速的将命纹中的能量抽出来,朝全身输送。

一点点,一丝丝,一个时辰。

然后,他身上的浮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去,身体上的组织开始新生。

深夜,灯光昏黄。

贺惊羽困顿的趴在床边,不敢一刻离去。

小风从窗户灌入,他眯着眼醒来,看了看昏黄如豆的灯光,起身取出两颗硕大的夜明珠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贺惊云,发现他身体稳定便再次昏昏沉沉的睡去。

贺惊云当然没睡,他在集中精力试图冲破这辈子最大的修行障碍—生纹境九层。

不错,通过接连两次重伤赢来的命纹反补,此刻他身体中的伤势不但全好,而且,能量越聚越多,隐隐有朝那壁垒冲击的感觉。

“嘿!”

贺惊云在心中一笑,咬着牙从命纹中索取元力。

有上辈子的经验,他深知要突破到九层所需的能量是有多大。

“命纹啊,我的小祖宗,平时里供养者你,现在哥哥有急事,你就大方一点吧。”

贺惊云软硬兼施,不但拼了老命索取,另一方面还苦苦哀求,希望命纹能够大发慈悲助他一臂之力。

或许命纹真的有灵性,或许是因为贺惊云身体需要,或许还是因为突破的契机。不管如何,这一夜,命纹格外的卖力,一直不停的从其中抽出能量输送到贺惊云的主纹中。

终于,清晨的某个时辰,朝阳在东方射出第一道光线的时候,一声脆响在长老峰上响起。

那种响声,好像骨头碎裂,不,应该是比骨头碎裂更清脆的声音。

“啪!”

贺惊羽被惊醒,然后抬起头便呆住了。

伤全好了,这不稀奇!

皮肤光洁如新,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关键是,这货怎么突破了?

“难道说,滚台阶玩还有这个功能?”贺惊羽心想:回头我也去滚一下试试。

想到那台阶的高度,他又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突破了!”贺惊羽朝他问了一句,再次确认。

“嗯!”贺惊云点点头,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哈哈大笑,说道:“突破了,老子破了九层了,下一次就,进军纹徒境!”

“呵呵,你还真是个让人无话可说的家伙。”贺惊羽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在这么短时间内可以从开纹修到九层的家伙。

“不过,在你高兴之前,麻烦你将衣服穿上行不行?”

“呃,嘿嘿!”贺惊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快速的在房间中找了一套青衣套在身上,整个人顿时显得神清气爽。

“走!”

贺惊云一甩手,做了个出门的动作。

贺惊羽木然,问道:“干嘛去?”

“武擂场!”

“你能打过贺惊城么?”

“没问题,我的手下败将而已!”

手下败将,指的是上次诬陷事件。

上次贺惊城与贺成二人联手诬陷秦亚,想藉此将脏水泼到贺惊云的身上,没想到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玩到了后山面壁思过。

二人走出房间,然后从那第一个高台阶往山下走去,贺惊羽稍微顿了顿,指着那条数千米长的台阶问道:“从这上面往下滚,真的能增加修为?”

贺惊云摇了摇头,说了三个字:“不知道!”然后剩下四公子在风中凌乱。

……

今天的武擂场,人特别的多!

之前为了表彰和彰显弟子碑上的人的尊贵地位,专门给每人设置了一个座位,其余人等都是站着观看比赛。

但是今天,由于来到武擂场上的人太多,家族迫不得已将弟子碑上弟子们的座位也给撤销了,现在除了长老席上的人之外,全部都要站着观看。

至于为什么今天的人这么多,当然是因为今天的比赛比较特殊。

有人竟然敢挑战少家主!

而且,这个人和少家主还有私仇。

不但贺氏家族的弟子,连大夏城中其余几个家族也都派了一两名宾客以观战的名义做到了长老席上。

贺惊云眉目微微一挑,看到了长老席上那名东方家的长老:东方囧。

“都让开,少家主来了,少家主来了。”

看到贺惊云到来,人群中自动避让开一条狭窄的小路。

贺惊云从小路上走过去,直接上了武擂场,和早就等候在此地的贺惊城对面而立。

三长老看着贺惊云,情不自禁的用右手揉了揉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怪事一样。

贺惊天瞳孔缩了又缩,竟然也有点不相信。

这个家伙?

昨天明明从高台上滚落下来,为什么现在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台上?他的伤势竟然全部都好了?

“你的伤,全好了?”贺惊城也是诧异。

“嗯,好了!”贺惊云轻描淡写的回答到。

“不可能!”三长老竟然失态的大声说了出来,然后,还亲自来到武擂场上查看了一下贺惊云的伤势,最后默然不语。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以惊天的修为,从那么高的台阶上滚下来也差不多没命了,这小子滚下来后,竟然伤势全好了,怎么可能?

台下的贺惊羽微微一笑,眼中别有意味,暗道:如果你们知道他昨天傍晚又滚了一次,会作何感想?

贺惊天从长老席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直视贺惊云,然后用一场冷漠的声音问道:“你,竟然突破了?”

此言一出,人群中一片哗然。

就连三长老都用极其震惊的眼光重新看了他一眼。

刚刚被贺惊云的恢复速度所震惊,他只是关心对方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康复的,倒没有看他的修为,如今被贺惊天一眼戳破,他才仔细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

贺惊云的修为,赫然已经到了生纹境九层。

九层啊,从一层到九层,这才不到半年的时间,这是什么概念?

即便天才如当年的贺天涯,也没有如此变太的速度。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他真的是菊花纹么?

台上的贺惊天也是同样想法。

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刚进山门的时候他就一剑劈开了贺惊云额头的隐纹玉带,看到了玉带后面那朵屎黄屎黄的菊花命纹,他真想再蹦到台上,亲自将那该死的隐纹玉带再次揭开,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

因为贺惊云的这个菊花纹,已经完全颠覆了他对命纹的认知。

“什么?少家主又突破了?”

“嗯,大公子说的

,应该没错!”

“呵呵,我记得谁说过的,说少家主这辈子也无法修到生纹境中期,现在人家都后期巅峰了,关键是,这才几个月的时间!”

“是啊,我估计,再过两个月,少家主都能突破到纹徒境了。”

“我觉得也能。”

“你们说说,少家主有没有,有没有可能到达传说中的超极境……”

此人声音虽然很低,但是话语一出,四周顿时一片寂静。

不得不说,这个话题,真的有点敏感。

“应该,不会吧!”很久,才有人回应一句。

武擂场上,贺惊云脸色平静,轻轻拿出腰间的宝剑。

贺惊城神色凝重,脸上竟有一副决绝之色。

长老席上的三长老,从座位上站起来,“咳咳”两声,然后开口说道:“虽然,试剑大会武擂场上的规矩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但是,我想,还是有必要再重复一下。”

“第一!”

三长老突然提高了声音,压住场上的议论之声,大声的宣读:“我贺氏家族试剑大会上,只比试剑法,不比试修为,所以,来到台上的所有修士都不许动用元力。”

“明白么?”

“明白!”贺惊云和贺惊城同时点头,表示知道。

“第二!”

三长老接着说道:“试剑大会上,只论输赢不作生死,所以你们在接下来的比试中虽然要全力以赴,但也主意把握一个度,不能杀人。”

“当然了!”三长老说完,不给二人回答的机会,又快速的补充了一句:“武擂场上刀剑无眼,自古以来死伤之事皆有之,你二人好自为之。”

他说的看似冠冕堂皇在劝勉晚辈互相爱护,其实,已经在为接下来贺惊云的横死做出了提前的解释。

也就是说,如果贺惊云等下横死在了贺惊城的手中,他完全可以凭一句“刀剑无眼”来为其辩护。

相反,如果贺惊城万一不敌死在了贺惊云的剑下,他也好借着“只论输赢不作生死”八个字发起攻势,甚至可以将他投入大狱之中。

这种语言的陷阱别人一时间没有听出来,但是东方家和林家、苗家的长老却听了出来,一个个面带微笑,有嘲笑、有耻笑,还有快意恩仇的笑。

武擂场上,贺惊云与贺惊城同时对长老席拱手,齐声道:“弟子明白!”

然后,二人乍然分开,各自去了武擂场一头。

“准备好了么?”

贺惊城脸色苍白,眼中有寒霜掠过。

贺惊云没有回答他,直接拔出剑,用实际行动来作答。

“等等!”

贺惊城看贺惊云竟然这么直接,心中突然有些打鼓,赶紧摆手说道:“少家主,您高高在上,可要让着我点!”

贺惊云冷哼一声,“放心,刚刚长老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试剑大会不作生死。我会留你一命!”

“呵呵!”贺惊城微微一笑,道:“倒是好自信,不过,今天我倒是有个好的提议,不知道少家主大人能否通融?”

贺惊云自信满满,将长剑平放,说道:“且说来听听!”

他不怕贺惊城玩出什么幺蛾子,因为对于剑术一道,他有绝大的自信。除非是贺惊天的剑意让他有点忌惮之外,其余的人,在他眼中都是渣渣而已。

再说了,这里是试剑大会,不管他贺惊城怎么玩,总玩不过只准用剑不许用元力这个规则。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可以用元力,对方也不见得就能比自己强。

然而,当贺惊城说出他的提议之后,贺惊云还是微微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无耻。

“少家主,这样吧,我们换个方式比试。”贺惊城整了整身子,朝前走了一步,继续道:“首先,由我来攻击少家主你来防守,我连攻五招,五招之后若是你能坚持不败,那就换你来攻击我来防守,谁先下台算谁输,你看如何?”

“我呸,真是无耻啊!”

“这种提议也好意思说出口?”

“不要脸到了这种程度了么?”

贺惊云还没有说话,下面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贺惊城不管别人,抬头看向贺惊云,问道:“少家主,不知道您以为如何?”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